改革开放已走过三十多个年头,曾经被拿破仑比喻成 沉睡中的雄狮 的中国,渐复昔日之荣光,兵强国富,欣欣向荣。经济的全球化发展,使中国短暂却快速的进入现代化生活。人们不知疲倦地追求与时俱进的步伐,那渐失渐远的老行业,谁都没有注意。

    在距遐迩闻名的浪漫之都大连仅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农村,悠久的乡贸集市还在延续。在这里,集市上卖东西的人叫做赶集人,去集市买东西的叫上集人。连锁超市、超级卖场的渐渐拓展普及,如今的集市正在逐步走向没落。也就是在五六年以前,每逢集市,上集人接踵擦肩,人头攒动;赶集人吆喝叫卖,此起彼伏。现今,上集人稀稀拉拉;记忆深处赶集人熟悉温暖的叫卖声也不复想起。赶集人百无聊赖,或埋头玩手机或聚在一起调侃。

    越来越多的赶集人选择放弃,但依然有人选择坚持着。孔繁军白宏伟就是坚持人中普通的两位。

    提起孔繁军入行的经历,有些戏剧性。同村屠户的儿子小张与之是竹马之交,下学之后,父亲让小张替代自己赶集卖肉,好歹也算一个营生。小张本着有福不一定同享,有难定要同当的精神,连哄带骗让孔繁军加入赶集人这个大家庭。可是经营何种产品,着实让他苦恼一阵。那时的生活水平,一套新衣服,一双新鞋常伴随佳节方至。孔繁军望着叫上陈旧不堪的布鞋,卖鞋的想法应之而生。

    秋冬渐进,冬令鞋需求日隆。趁着镇集与镇集之间的小集间歇,孔繁军与其他摊主驾车往沈阳鞋市提货。一行人中,孔繁军驾龄不是最长,技术却是最好,每次都雇他车而去,这算是经营鞋摊额外的收入。

    吃过午饭,泡下一大杯浓茶,备少许充饥物,孔繁军开车上路。其他摊主散住周边各村,须一一接至。这个过程耗时颇长,但又无可奈何。到达沈阳时,天已黑透,一行人舟车劳顿,疲惫不堪,草草填饱肚子,早早睡下,因为第二天那赶早拿货。

    鞋市很大,拥有上千家批发部,万种鞋品琳琅满目。细挑慢选是没有这个时间的,在沈阳多耽搁一天,不仅是多一天消费,也是少挣了一天钱。

    每个摊主都有几位老主顾,都是年积月累下的人脉。熟人好办事,时下最新最好的产品优先预留、推荐与你。这会少了很多甄选时间,最主要的不会被宰。

    孔繁军有一回到之前从未去过的批发部提货,货不多,只有五百块。凑巧,包里还剩五百。可是一过验钞机,只剩四张。这个骗局如今是屡见不鲜,可那时一行人都没经历过,结果只有自认霉运。

    封货完毕,众人又是饥肠辘辘。寻一家小吃部用过午饭,便驱车回赶。因为要到每个摊主家送货卸货,时间要比之前更长。

    临近午夜,孔繁军风尘仆仆的叩响家门,香喷喷的饭菜冒着热气;等待归人的妻子笑靥如花。这一趟跑下来花费30多个小时,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开车,但有五六百块的纯收入,孔繁军很知足。
    冬天日短,天寒地冻,玻璃上结着厚厚的霜。大多数人在温暖如春的被窝中兀自未醒,孔氏夫妇洗漱妥当,发车将行。今天是镇上大集,须得赶早。

    静悄悄的乡村街道不见人影,可镇上农贸市场的赶集人泊车卸货、放摊摆样,已在紧锣密鼓的进行。

    旭日初升,上集人逐渐增多,鞋摊也进入繁忙状态。靠近年关是一年当中的旺季,夫妻俩竭力向问价人讲解,口中呼出的热气化作一缕缕白烟,蔚为好看。孔繁军卖鞋多年,信誉在十里八村有口皆碑,每天多少总能剩点。

    十点刚过,很明显的感觉,本就不甚热闹的集市更显空旷。孔繁军开始收摊,也有少数几家百货、蔬菜的摊主选择再耗一会。赶集人虽然需要起早,但下午时光可以很悠闲。孔繁军喜欢打麻将,每天上午赶集,下午打牌,日子到也自在。孔繁军的儿子刚参加完高考,快递员把大学录取通知书送到鞋摊时,他正和一位砍价的妇女争辩着。饱经风霜的脸颊如花朵般绽放,绽放在缱倦的光阴下,那样绚烂,那样缤纷。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