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一下午刚上班,物业经理周锦华办公室的门就被撞开了,严大磊气冲冲地闯进来,把周锦华吓了一大跳,因为严大磊拳头攥得嘎巴响。身上散发着让人难以忍受的气味。
    周哥,我今天来给你告个别。 严大磊瞪着红红的眼睛说。周锦华跟严大磊还算熟,严大磊是去年下半年来这个小区里租房子住的。由于平时只有他跟儿子生活在一起,从事的是又脏又累的砖瓦活,所以几乎没有人理会他。
    怎么,你不在这里住了?要搬到哪里去?哥给你送行。 周锦华问。
    你是要给我送行的,我临死都要拉个垫背的。 严大磊愤愤地说。周锦华心里一紧,连忙说道: 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?孩子惹你生气了? 严大磊说: 不是我的孩子,是那群不懂事的孩子!去年我的房子被拆了,连个说法都没有,老婆也跑了,我去了好几个地方反映情况,理都没人理我。我一直忍到现在,我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!
    就为这? 周锦华故作轻松地问。他要先稳住严大磊,于是倒了一杯水。
    为这还不够吗?小强在学校里都被人歧视,他成了没妈的孩子,学生还骂他是没有窝的小老鼠。 停了停,他继续说, 大哥,你知道吗,别看我长得凶,可我不想惹事,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小强受委屈。都是我这个没有本事的父亲,所以,也无所谓了,我不能看着那些有权有势不给解决问题的人整天幸福地过日子。我痛恨他们!我痛恨所有的人! 严大磊几乎是在咆哮。
    周锦华感觉事态有点严重,连忙过来把杯子递给他,说: 弟弟,千万别干傻事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小强怎么办?他妈走了,你想也让他没有父亲吗? 这句话让严大磊愣了一下,但迅即又咆哮了起来: 我不管这些了,眼不见心不烦! 显然他又把孩子受罪跟拆房子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了。
    过了一会儿,他才稍微冷静下来,缓缓地说: 哥,你不说其实我也知道,去年我来这里租房子时,你就顶着很大的压力。我去过好几个小区,看我这个样子,谁敢收留我啊,你还在水电方面尽量照顾我,所以弟弟心里记着你呢。
    周锦华一听,感到有机可乘,连忙说道: 听哥哥一句话,别走极端,你放心在这里住吧,我会继续照顾你,有啥困难跟哥说就行,千万别拿哥当外人。
    严大磊说: 不可能了,我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好了。我现在算看透了,像我这种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的!你拦我也没有用,你也拦不住我!
    周锦华问: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
请使用1024*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视觉效果